信而富:快产业里的慢公司

虽然身处互联网行业,但是并不盲目追求发展速度,不炒作,不跟风,不依靠短视资本来催熟,讲究深耕细作,自然生长。这一类公司被称为“慢公司”。

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古印第安人语

一个西方考察队到神秘的原始森林探险考察,请了当地土著印第安人做向导。在疾行三天后,土著向导要求队伍停下来休息一天,问其原因时,他说,“我们走得太快了,灵魂跟不上来,需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这句话,后来被白岩松引用到国内,撰文《中国需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引起不少共鸣。

互联网绝对可以算是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从20世纪50年代半导体芯片的发明到互联网的出现,造就了一大批新兴产业出现了超常规速度发展,这些产业称之为“快产业”。一开始,这些快产业还是按照摩尔定律来发展,到了21世纪,移动互联网的诞生让摩尔定律失去参考价值。更加极端的发展速度让互联网这个快产业诞生了众多“快公司”,他们在资本和欲望的驱动下动辄刚成立个三五年就要成为独角兽公司,就要上市。而由此带来的负面效应就是管理、运营、企业文化等各方面完全跟不上发展节奏,甚至于上市后没两年就开始大幅缩水、股价跌到脚底板,最后半死不活地退出媒体和资本市场的视野。

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与此相对立的是,还有另一种公司,虽然身处互联网行业,但是并不盲目追求发展速度,不炒作,不跟风,不依靠短视资本来催熟,讲究深耕细作,自然生长。这一类公司被称为“慢公司”。豆瓣、大众点评、丁香园、信而富都曾被看做是慢公司的代表,他们成立都在10年以上,都经历过数次行业风口,却依然保持专注力。估值不一定很高,但是用户口碑却一直都很好。

尤其是信而富,在风起云涌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保持一颗专注的心,实属难得。要知道,说起互联网金融,信而富绝对算是行业先行者,2001年起开展业务运营,曾为多家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风险管理技术服务。2010年涉足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业务范围覆盖全国20多个省及直辖市,是中国最大的消费信贷平台之一。

慢公司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当行业喧嚣之时他们保持冷静,当行业萎靡之时他们依然坚挺。经过了几年的浮躁气氛之后,去年开始,互联网金融行业迎来史上最强监管,银监会的网贷新规令很多跟风企业无法合规以至于不得不退出市场,舆论和资本市场都判断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进入冬天,想短期内上市恐怕是不行了。

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让人意料不到的是,4月28日,这家耕耘了16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信而富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为“XRF”,本次发行1000万股,发行价6.0美元,募资6000万美元,开盘价6.6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0.8%。根据开盘价和总股本计算,信而富市值达到4.2亿美元。

这是2017年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中国企业,也是在这个行业里少有能赴美上市的公司,此前只有宜人贷成功赴美上市,那是在各项监管政策落地之前。信而富的上市,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用信而富创始人、CEO王征宇的说法,““这个机会不容易,一万个企业估计只有一个最终有机会走向纽交所。”

王征宇,美国芝加哥伊州大学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硕士生导师,也曾担任美国Sears公司信用卡高级经理,美国Grey MDS公司首席分析师及副总裁。当他在2001年创建信而富的时候,中国互联网金融的概念都还没有,更不要说网络信贷、P2P之类,就连支付宝都要再晚三年才出现。但是,那个时候,信而富就已经开始聚焦信贷分析领域,并在一个政策与行业环境都还是荒野的地方不断耕耘消费金融,若要说是中国互联网金融消费信贷的鼻祖,一点都不为过。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有一个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那就是风控技术。风险控制决定着金融公司的生死,互联网金融公司更是如此。信而富拥有16年的风控经验,为超过一半的全国性银行提供过风险决策服务,有着与FICO同水平的风控体系。目前有一套成熟的风险评分技术为平台业务服务,以及预测筛选(PST)、自动决策(ADT)技术。通过这些经过多年实践反复验证过的有效技术,信而富与包括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在内的大银行合作,帮助它们建立信用评分模型和风险管理系统发行超过1亿张信用卡,这种专利技术能够有效地在信而富平台的潜在借款人中识别出高质量“爱码族(EMMA)”——一个代表互联网时代下的中国新生代消费者群体。

爱码族是信而富提出的概念,这个群体受过教育,按劳所得,频繁上网,是成长中的年轻一族,但为传统金融机构所忽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截至2015年末,中国约有5亿爱码族人口,他们就业记录良好但缺少征信历史。信而富认为爱码族代表着全球最大的尚未开发的消费信贷市场机会之一。

信而富的风控技术让爱码族能够通过移动设备获得负担得起的、灵活的电子信用额度。信而富从借款人和投资人获取经常性收入,其中包括在我们平台促成交易的交易费和服务费,而不需要就促成的借款交易承担信贷风险。

信而富平台通过多种渠道获得借款人,其中包括社交网络、在线旅行代理商、电子商务平台和支付服务提供商。经过系统删选之后,为平台挑选出优质、近优质的爱码族并列为白名单。2016年,通过信而富预测选择技术平台促成的所有借款当中,89%为优质和近优质借款人,他们的信用相当于FICO打分的660分至720分。

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从数以亿计的用户里面筛选出来优质用户,这本身就是一项顶尖的核心技术能力。

相对于那些踩着风口走的公司,信而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当信而富逆风上市的时候,无疑又提高了跟风者的上市门槛。上市后王征宇说,“我们不是那么敏感于今天的股票价格波动,我自己都不会装交易软件。我们的美国股东2005年就投资了,前五大机构清一色的都是长期投资人。” 据夸克点评的王如晨兄所言:信而富一位朋友说,博士(王征宇)常常“倔得让人感动”,内部人士为了让他改变一下形象,去跟那些年轻人主导的互联网金融公司PK,但他拒绝一些改变。

不得不说,正是这种一投就是10年起的长期投资人和高达73%的回头客用户,以及坚持自我价值观的创始人性格,给了信而富坚持做一家慢公司的底气和从容。这在互联网行业是很罕见的,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更是绝无仅有。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